浙大可视化小组喜获三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与一项863项目立项资助

2012年8月20日,喜报频传。浙大CAD&CG国家重点实验室可视化与可视分析小组捷报频传:

1)小组成员陈为教授和北京大学袁晓如研究员、北京应用物理与计算数学所肖丽博士、浙江大学彭群生教授、香港科技大学屈华民教授、美国普度大学印地纳波利斯分校方晓芬教授等联合申请的国家自然基金重点项目“探索式可视分析的基础理论与方法”通过网评和会评,立项通过。这是中国大陆在继1990年代清华大学唐泽圣教授获得科学可视化方面的自然基金重点项目之后,立项通过的第一个关于可视化研究的重点项目,也是中国第一个关于可视分析的基础理论研究项目。

2)小组成员彭帝超博士、刘真博士喜获国家自然基金青年基金项目资助。他们的研究方向均选择了面向移动互联网数据的可视化与可视分析。

3)小组成员陈为教授作为子课题负责人,承担了863高科技项目”三维数值大气可视分析平台研究“的研究任务。项目为期3年,与国家气象局国家卫星气象中心合作研发三维大气数值预报与遥感影像的可视分析基础方法与平台。

VAG小组优秀毕业生李逢博学习心得

注:李逢博 @李逢博,2012年本科毕业,大三时进入实验室,作为主力参与信息可视化的研究,围绕NSF的基金数据开发了一个有趣的可视化在线系统,是VAG的优秀本科毕业生,已经赴美Georgia Tech大学继续深造,这里是她总结的一些学习心得与大家一起分享。 继续阅读 =>

VAG小组优秀毕业生吕能学习心得:在线教育

注:吕能 @吕能,2012年本科毕业,大三时进入实验室,作为主力参与网络数据可视化的研究,发表Pacific Visualization论文一篇,是近年来VAG组最优秀的本科毕业生。

他9月即将赴美UCLA大学深造,临行前,与大家分享在线教育心得。

如何才能更好地推广教育、传播知识?Stanford大学的Andrew Ng副教授和Sebastian Thrun教授给出了与众不同的答案:他们分别创办了Coursera和 Udacity这两个在线学习网站,将优秀的课程直接呈现到了每个人的电脑前,为教育的推广与知识的传播提供了极大的便利。这一举措将获取知识的成本降到了极低的限度——网络、电脑以及个人时间。同时也使得在线教育这一概念获得了极大的关注。

 

在线教育形式简介

在线教育从互联网诞生起就一直存在着,目前主要分成4种形式:第一种以学习者个人的提问与线上回答为形式, 特点是知识零碎,以点的形式进行传递,Stackoverflow等网站提供的服务内容就是例子;第二种以经过系统整理的文本为形式, 特点是知识系统有条理,wikipedia与 Zed A. Shaw提供的”Learn Code The Hard Way”等就是例子;第三种以在线视频为形式,哈佛大学的幸福课程、MIT的算法导论等著名的视频就是例子;第四种则是结合了视频、论坛、作业等内容的在线学习网站,以交互性、系统性为特点,有Coursera、Udacity及edX等。各种形式都有其优点及适用范围,因此它们至今共生发展着为人们提供在线的知识。

 

Coursera在线教育模式

当前兴起的在线教育,在模式上突破了传统的“单向灌输”,通过利用视频,论坛,习题等构建起了一个双向教育的平台。在这一平台中,学生首先要选择自己感兴趣的课程并进行注册。课程开始以后通过观看视频来获取课程知识。各个知识点讲解后都会立刻以单项选择、多项选择或者填空的方式进行测试,检验学生对于相关知识的理解。每道题均会给出正确的答案及解释以帮助学生提高。此外,每周的课程都会有伴随的课程大作业来进一步巩固所学的知识并提高学生的动手实践能力。每门课程所对应的论坛都能为学生提供克服学习过程中遇到困难的帮助。论坛中以“先进帮后进”,学生之间相互讨论促进的形式学习;讲课教师偶尔也会出现并答疑。通过这一“观看视频-随堂检验-课后作业-论坛讨论”的模式来完成传播知识的目的。此外,若学习者能够跟上课程进度并表现出色,最后还能得到一份课程完成证明。

 

在线教育与课堂教育的关系

在线教育的快速发展也在网络上引起了一场其能否取代传统高等教育的讨论。由于其便捷性、灵活性以及低成本的特点使得许多人对其进一步的推广甚至是取代课堂教育持非常乐观的态度。但我们在看到优点的同时也要认识到在线教育所具有的一些局限性:1. 适用范围有限,众多课程无法适应在线教育模式;2. 交互性存在一定缺陷,无法做到教育者与学习者的实时交流。3. 忽略高等教育中的非知识因素,无法去学习同学和老师的思想、性格。

 

综合以上的优缺点,目前的在线教育在整个教育过程中更适合扮演的角色应该是简单、基础知识的传播者以及课堂教育的额外补充。

 

一些在线教育学习网站:

Coursear:https://www.coursera.org/

Udacity:http://www.udacity.com/

edX:https://www.edx.org/

MIT OCW:http://ocw.mit.edu/index.htm

Zed A. Shaw Programming Language:http://learncodethehardway.org/

深圳迈瑞北京研究院来访浙大可视化小组

2012年7月31日上午,深圳迈瑞北京研究院张士玉副总、影像产品研发部副经理朱磊博士、浙江格林兰德影像公司副董事长叶志前博士等访问浙江大学CAD&CG国家重点实验室可视化与可视分析研究小组,与陈为、王章野等老师交流看法。深圳迈瑞是国内最具实力的医疗器械公司,已在美国上市。公司主营业务分为超声、监护、检验、麻醉呼吸等四大业务,目前开始进军数字医疗、大影像等业务。浙江格林兰德影像公司是省内市场最大的PACS影像管理公司。浙江大学CAD&CG国家重点实验室可视化与可视分析研究小组在医学影像分析、医学数据可视化、移动医疗、弥散张量影像数据处理等方面具有较强的研究实力。三方就产学研结合进行了深入探讨。

贺彭刘高中贡士

公元2012年盛夏的一天,中年陈员外正在家闭关修行,突然京城传来消息,同一私塾的彭公子(字帝超)、刘小姐(字真)在2012年会试的可视化科目高中“贡士”。小茅屋里顿时隐隐响起擂鼓声,扰乱了员外的禅定,奋笔疾书:“我隐居钱塘,从事可视化十余年,现在心境已过中年,突闻处处浪潮涌起,催得我也想横舟大江,弄潮激流。”

                 夏闻彭刘中贡士

 秋看闲月冬踏雪,春薰华花夏数星。

忽闻擂鼓自东至,千舟齐发惊钱塘。

浙江大学CAD&CG计算机图形学与大规模数据分析研讨班手记 – 第五天:VAG报告

7月6日是“浙江大学CAD&CG计算机图形学与大规模数据分析研讨班”的第五天。下午2时,浙江大学可视分析小组5名成员在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国际会议中心139报告厅进行了一场有关“可视化与可视分析”的展示报告。小组成员各自以个人研究兴趣为出发点,通过不同视角为讨论班学员展示了一个个色彩纷呈的可视化世界。 继续阅读 =>

在可视化小组的三年-2012届硕士陈广宇

写于2012年6月26日。

两年半的研究生时光如此短暂,遥想当年稀里糊涂的进了CAD实验室,选择还未谋面的陈为老师作为导师,我不禁开始感谢命运对我的眷顾。这是我人生中最为有益的关键节点之一,在这两年半中,我的收获、我的成长超过了以往历年。这两年半,无形中也决定了我未来从事的我所热爱的事业。

     2009年初,考完研后的我开始选择毕业设计的导师,出于对图形学算不上狂热的兴趣以及CAD威名的敬仰,在我对可视化并不了解的情况下就我就来到了CAD实验室可视化组。当时,陈老师正在美国学术交流,招我的是高我两届的严志程师兄。不像如今,陈老师是出了名的学术牛人兼好人品,当时在素未谋面的情况下选择一个并不了解的导师其实是非常危险的行为,还好我的人品爆发。
第一次见陈老师时,他给我的印象是年轻、干练,他开门见山的问我未来的打算,是选择工作还是继续读博,我回答要工作。陈老师是非常尊重学生个人意愿的人,他曾说,招学生就像谈恋爱,两情相悦,招博士尤其要慎重,否则可能两个人都要痛苦5年。于是,我在未来将近三年时间内的方向被定了下来,从事工程方面,以利于未来的找工作,我非常感谢陈老师当初的这个决定。
     我是属于后知后觉的慢热型,刚进实验室那会,刚好是每年小组最忙碌的Vis投稿季。每个星期,小组都在周日开组会,激烈的讨论、不留情面的批评伴随左右。每天,陈老师都会下到实验室与几个师兄讨论,就算我没有参与投稿,也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压力。不明所以的我误以为这是小组的常态,顿感亚历山大,曾经我的确有过后悔的想法。在此,我想向所有新入门的师弟师妹们传授下我的经验。所有的新人,当进入到一个新的环境、新的领域之后,会发现自己什么都不懂,术语听不懂、常识不知道,而每个人都会急于入门,急于赶上别人,从而给自己造成不必要的压力。另外,的确有一定概率在新人进入的时候刚好是压力最大的时候,会造成误解。像我,当年我真不知道小组的其他人都在忙什么,投稿?投什么稿?Vis是什么?这些我都不清楚。这时候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坚持,告诉自己,我就是慢热的,急什么。事实证明,其实在不知不觉中,新人融入到新环境和新领域都是非常快的,真不用急。
     在度过比较艰难的入门时期之后,我慢慢走上正规,在陈老师的指导下,开始了将近三年的医学图像可视化工作。这三年里,我学到最多的是学习的能力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我所从事的医学图像可视化工作是小组的一个分支,在小组早期人丁还未兴旺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在做。除了陈老师在大方向上的指导,所有的技术细节都需要我自己去研究学习,这也是研究生的意义所在。期间,我的主要知识来源包括权威的医学可视化书籍、学术论文、技术文档,以及去医院实地考察所了解到的信息。在具体的技术问题上,除了丁子昂师兄、吴福理老师的帮助与指导,更多时间是通过自己的研究与实践来解决。这是我研究生阶段最大的收获。
在这三年里,我有幸见证了陈为老师人生中的若干重要事件,如2009年中4篇Vis,2010年成功评上正高职称,2011年迎娶我的老乡许女士,喜得贵子的大喜与痛失父亲的大悲。在这三年里,我也有幸遇见了可视化小组的这么多可爱的师兄弟姐妹,我们小组相亲相爱的氛围一直是其他组羡慕的对象,在陈老师这个大家长的带领下,一定可以代代相传下去。在这三年里,我跟随陈老师走了不少地方,粗略算来早已超过万里,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是我人生中不可多得的经历。
     如今我已经毕业,创业初期,未有更多时间回实验室找大家,感到相当不好意思。好在在可预见的将来,我将一直呆在杭州,呆在玉泉校区旁边,期待我在新的阶段能与可视化小组产生新的缘分。最后希望浙江大学计算机辅助设计与图像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可视化小组发展越来越好!!

浙大第三年结束之际

浙大的第三年结束了,随笔一下。
MileStone:
09年初考博,初试成功,复试较失败,磕磕绊绊来到浙大。
9月开始跟着华老师,经常跑北京,经历了国家重大专项的申请过程,与铁道部的处长进行了言语交流,缩短了与“高官”的心理差距
10年十月进入VAG,经与员外讨论后确定做不规则体绘制。
11年的这个时候,我在为我的第一篇paper苦苦挣扎
12年6.23,我已经3篇在手,一篇在投。
小结:员外刚跟我提投影法要排序的时候,我青涩的想了好几天,为什么要排序呢?那时候真是雏呀!后来发的4篇paper都是讲排序的,现在想想当初是受了多大刺激呀!换个角度想想,排序这么古老的话题都能挖出四篇,那么其他的呢?。。。
继续阅读 =>

可视化的8顶思考帽

Visualizing Data的博主Andy Kirk分享了他对可视化的想法——数据可视化的8顶思考帽。大家都知道6顶思考帽,戴上一顶帽子,就按帽子所代表的思维思考,从而提高思考的效率和全面性。那数据可视化的8顶思考帽又能变出什么样的可视化魔法呢?



继续阅读 =>

TextFlow:分析文本的主题演化

了解文本数据中的主题演化是非常有用的,它可以帮助人们快速知道海量文本中的关键主题,了解相关领域的最新信息以及这些信息的变化情况,也可以帮助人们分析这些变化的原因。因此,文本挖掘领域以及可视化领域的研究人员都在主题演化方面做了很多工作,但是这些工作基本上都是围绕着单个主题的演化,很少有研究多个主题之间的合并与一个主题分裂成多个主题的情况。因此这篇发表在InfoVis 2011的文章“TextFlow: Towards Better Understanding of Evolving Topics in Text”就提出了这样一种能够分析多个主题演化关系的文本分析工具。

TextFlow系统的输入是一些带有时间标签的文本集,比如说从2001年到2011年在VisWeek上发表的所有文章,或者某段时间的全部新闻,这些文本集经过TextFlow内部的文本处理和挖掘之后,以可视化的方式呈现出这些文本的主题在这段时间的演化,包括某个主题的产生、结束,不同主题的合并,以及一个主题分裂成不同的主题等等这些情况。

首先看一下TextFlow的主要可视化界面:

继续阅读 =>

第 28 页,共 33 页« 最新...1020...2627282930...最旧 »